本网站所公示的部分疾病的检查及治疗费用有所变动,详细以实际就诊情况为准,或向在线医生了解大概费用!
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
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 010-67537758/67537768

这是我的孩子,也不是我的孩子

  • 来源:未知
  • 作者:安医生
  • 更新日期:2016-08-25 12:13
  • 点击:

讲述一座繁华的城, 讲述一家医院发生的那些事儿。 揭秘妇产科和男科的各种事迹; 揭秘病人们的悲欢离合和喜怒哀乐; 揭秘来自不同家庭的纷扰与战争; 揭秘医生们那些你不知道的秘事;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若有与君情节雷同之处,请勿对号入座。 一念之差,他捂死

讲述一座繁华的城,

讲述一家医院发生的那些事儿。

揭秘妇产科和男科的各种事迹;

揭秘病人们的悲欢离合和喜怒哀乐;

揭秘来自不同家庭的纷扰与战争;

揭秘医生们那些你不知道的秘事;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若有与君情节雷同之处,请勿对号入座。

一念之差,他捂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写这件事之前,我的心情多多少少是有些沉重的。这件事是一个特例。我倒宁愿它不是什么素材原型,因为这一切太过无情。但是,它却切切实实的发生了。这其间的种种原委与爱恨交织,听闻时,只令人唏嘘不已。

时间回到三年前。风和日丽的一天,朱太太被丈夫送来了住院部准备生产。朱太太的生育档案也没有建在这所医院里,至于是否建在其他医院,就不清楚了。护士们回忆起这件事都记忆犹新,说,这对夫妻好像都是佛教徒。当时他们的手上、身上挂满了各种珠串,手里也是文玩把件。当然,真正的佛教徒听完整个事件一般都怒斥不已,大骂其是伪教徒。

尤其朱太太的丈夫,格外有特点。他讲话慢条斯理,对谁都轻声细语的。一双眼睛总在医院的四处角落里打量来去,走路轻绵无声,只带起一阵风。也有些医生不是很理解他,说这个人总感觉神神叨叨的。原来,他没事站在医院前厅最里角的位置,端详半天后自言自语说,嗯,这里阴气甚重……路边有其他人看病,看他一眼,他也看别人一眼。旋即走过去跟在后面,跟对方说,嗯,你脸色很差,你阴气很重你知道吗?……路人多数也不与他纠缠,冷冷瞥他一眼,立即就闪身离开。

时间久了,医院里一提“那位神叨叨的家属”,都知道是在说他。朱太太的丈夫其实学佛其实也没太久,“星云大师”和“宣化上人”都还有点分不清的。不过此君一向自恃甚高。他对没信仰的人,一般就鄙视人家道德底线低。而对于有信仰的人,遇到之后就大谈其道滔滔不绝。一开口,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作风。从风水命理讲到奇门遁甲,从道教佛学讲到天外飞仙。越讲越玄幻,越说越惊悚。到后来,聊天的病人家属多半察觉点像什么不对劲,人家也就不再多言,默默地离开了。

朱太太的丈夫并不知道,其实朱太太在刚怀孕45天的时候,就一个人静悄悄来医院找陈院长做了细致的检查。对于这件事,陈院长笑笑说,因为这位朱太太根本就分不清楚到底这孩子究竟是哪个男人的。当她自己把怀孕日期就算压缩到同一天,她甚至都无法对上人。因为在那一天,她的私生活也很乱。陈院长没有细问这种隐私,据他说,这样的客户可不少。

陈院长说到这里叹口气,说,知道吗?现在医院里接触到的这些人,私生活不乱的人(指没有同时有多位性伴侣的),当今社会实在是太少了。他伸出两个手指说,不乱的人就只有两种。一种是丑陋、肥胖的人,真的没人喜欢的那种类型。另一种就是有坚定信念皈依某种宗教的人(伪信徒不算),深信因果报应,并有崇高道德观的人基本是不会乱的。

当初,朱太太一个人来找陈院长,也是因为知道,陈院长这里不但能精确测到她的受孕日期,还能将受孕的时间给她精确到小时。这么一来,究竟是谁的种,一回忆,她就非常确定了。至于陈院长如何操作的,这里涉及医院机密技术,暂不透露了。陈院长给出朱太太她受孕的时间,还是让她长舒一口气的。看来应该是丈夫的孩子,没错了。

这些事儿一直到现在,朱太太的丈夫也毫不知情。怀孕这么多个月,一直到待产前,夫妻两人相处的都还算不错。到有一天,护士站的几人都驻足在那里窃窃私语。我过去问,她们示意说,朱太太那间房里,两人正惊天动地在吵架呢。护士长为了保障产妇的情绪平稳,只能不时地进去干涉一下,强调要家属们分别平复情绪。护士长回忆他们当时针锋相对的一些对话,后来说,可能是朱太太的丈夫无意间看到了一条微信消息,有些怀疑妻子的忠诚。当然,仅仅是怀疑。

孩子后来总算顺利出生了。本来这位朱太太要选择无痛分娩方式的,可能是水中分娩,或者催眠分娩,可是朱太太的丈夫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就怎么样都不同意。不知道是在吝啬那点银子,还是他心理的怀疑始终没有消除。在饱受宫缩所带来的一阵阵痛楚之后,朱太太还算是争气,也顺产分娩出了一个宝贝千金。在家人们欢欣鼓舞、相互道喜的时候,他一个人还是郁郁寡欢的。朱太太老公那敏感而纤细的神经质开始隐隐要发作了。

朱太太对那些细节都没有注意,她全然沉浸在做母亲的喜悦之中,也就没有理会丈夫的小情绪。她又找了陈院长,这次说,要给婴儿做“幼儿天赋检测”。这理论也很简单,现在相对技能较先进的医院,都可以给新生儿有一项辅助检测。儿童遗传天赋一般是由自身遗传基因决定的遗传潜能。检测一般会对4大类(智商、情商、性格、特长)11个基因33个亚型进行分析,然后发现婴儿早就具有的遗传天赋。这些基因不同的组合,就形成了儿童未来成长发展的优势和劣势方向。

陈院长说,朱太太也算是个有眼光的人。这样检测了以后,她将来可以因材施教,也能定出孩子将来的大致培养方向。适合做高尔夫球手的,就不让他绘画。适合经商学金融的,也不用她学钢琴了。节约教育成本,多好。计划通常很美好,结局却没有人猜的到。这个检测要十多天才拿到结果,但是在孩子出生八天后,一个噩耗就震惊了所有人:这个女婴窒息而死了(并且明显像人为)!

这是我的孩子,也不是我的孩子

这是一个关于“借种”的特例事件。医院方虽然知情,却碍于当事人(产妇)和家属长辈们的一再要求,而始终无法对当事人的丈夫开口明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没有子嗣,这又是一种怎样的无奈滋味在心头呢。或许,只有当事人才深有体会吧?而这孩子真正的父亲,以后经常看到孩子却不能抱,在意孩子也不能言,这样的考验又将要忍受多少年呢……

早在一年前,由于阿柳(化名)婚后挺长一段时间在无措施下,也总是受孕不成功。经检查后发现她的身体状况一切安好,包括卵巢、子宫、输卵管的情况都没任何问题。于是,阿柳就让丈夫也去他们家附近的医院做了检查。这一检查倒挺令人惊讶,在确定了是少精症之后,阿柳的丈夫还不太敢相信,又去了一家三甲医院做检查。这次更惨,结果直接说是无精症了。

据说这种问题,在男科中也挺常见。总而言之,无精症能让女方怀孕的概率等同于0,基本上只能靠极特殊的好运气及后期的治疗了。看了这两家医院之后,阿柳的丈夫情绪愈加低落。慢慢的,提起治疗,提起怀孕生子的话题,他都已经开始烦躁。

阿柳的丈夫算是一个明事理的男人,自认为出来这种问题,就还是不要耽误女人了。虽然大学期间,他就与妻子轰轰烈烈的热恋、相爱,但他万万没想到结婚后自己会遭遇这样的事情。在懊恼的情绪下,他经常对阿柳说:“不行,咱就离婚吧。我也不想耽误你,我知道你喜欢孩子,你的一辈子不要就这样栽在我手里。咱们好聚好散,以后还可以是朋友”。阿柳的丈夫确实很无奈,他计划中的工作、结婚、生子、携手与妻子一起进入人生的巅峰,一起养老……如今事业发展地还算有模有样,却偏偏在生子的这个环节上停顿下来,迟迟也不见起色。

他这一番话,自然让阿柳的心里更难过。阿柳最后是哭着,怎么也不同意离婚的。她知道丈夫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就算离婚了,找另一个陌生的男人为伴,但能不能找到这样情投意合的人,对她这么好的男人,都很难说了。再者,两人从大学时期一路走到今天,也算是挺深厚的缘分了。相伴着彼此的成长,走过那些青春懵懂的岁月,现在人到中年为了生个孩子,却落得如此艰难困苦,阿柳总觉得,现代科技这么发达,应该可以再想想办法的。

她也常安慰丈夫,说:“孩子有那么重要吗?当然是夫妻间的感情最重要。夫妻间如果没有爱,没有情感,没有相濡以沫,没有那份亲情维系,有了孩子还不一样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你看那些没有孩子的丁克家庭,每年定期去海外度假,无牵无挂,过得不也很幸福?”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每次在街头看到同龄夫妻抱着孩子,一家人欢声笑语走过的时候,她怅然若失的神情总还是能分分钟揪痛了丈夫的心。阿柳的丈夫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明镜一样。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恨自己不争气。

后来,在丈夫感动于阿柳的不离不弃之后,两人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从精子库接收救助,人工授精。苍天也算待他们不薄。不久后就欣喜地发现,阿柳顺利地怀孕了。

阿柳还记得,从医院检查完回家的时候,正是黄昏。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雨。两个人开车回家,车里放着李健的《贝加尔湖畔》。谁都没有说话,心里都在各自云涌。音符流淌在车里的所有角落,她知道丈夫在想些什么。丈夫也知道,阿柳能猜到他正在想什么。两个相处多年的人,举手抬眉间对方的心思,透彻地就像连体双胞胎一样。快到家的时候,阿柳打破了沉默,“老公,不管你怎么想,毕竟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我是你的妻子,而它是我的骨肉,自然也是你的孩子。我们好好地待它,将来会是幸福的一家人。”

阿柳的丈夫什么也没说,依然目视前方。他一手开着方向盘,另一手默默地伸过来,紧握住了她的左手。这种微妙的氛围,让阿柳的眼角有点湿润。阿柳以为天赐的幸福终于来临了,却不想有一天会突然东窗事发。这是后话。

转眼,十月怀胎的时间就过去了。在孩子出生后的一年多时间里,阿柳的丈夫凭借一种男人的直觉,总是说不出事情蹊跷在哪里。在他凝神盯住孩子看的一个午后,终于有点反应过来了。这个精子库捐助而得到的孩子,怎么居然和他眉眼间也有几分相像?可是,他是不会让阿柳怀孕的。不过,似乎,这孩子也和他大哥很像。这么想来,再细细端详,越看越像他!莫非……可是明明是从精子库里走手续的啊?细细一想,大哥本来年年都南海北地各地跑货运的,但他近半年来似乎也少往外出。没事,大哥就和母亲常来家里探视小宝。这里……是不是有什么缘故呢?

如果,万一,孩子的大伯就是孩子的父亲,这种事还是要问清楚的好!阿柳的丈夫隐约还感觉,这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他的后背有些凉,心揪得痛。怎么看自己的媳妇儿,应该都不是那种女人呢。可是又有谁能知道?这种事,男人,女人,谁也不能对谁保证。或许真的是那样,男人无所谓正派,正派只是受到的诱惑不够。女人无所谓忠诚,忠诚不过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阿柳的丈夫第一时间给她打了电话,口气挺冰凉,“你赶紧回家一趟吧,我们有事情商量。”阿柳也察觉出不对,没敢多耽误。很快从单位请假了赶回来。

不必再多描述。两人暴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地上一片狼藉。阿柳的丈夫没有与她动手,却只有在不断地摔砸东西来发泄心头的愤怒。阿柳一直在哭,她承认孩子确实是丈夫大哥提供的精子,但她说和大哥之间是清白的,确实做得是人工授精啊……阿柳哭的全身都在抖,她一直在喊,只不过用谁的精子,都不如自己的骨血好啊!这也是好不容易和那家医院做得沟通。阿柳的老公不想听那些,他只是觉得一下午血都在往头上涌。尤其阿柳承认的那句,确实是大哥提供的精子。

婆婆来了,一进门也是哭。她抱住自己儿子,让他先别激动。阿柳的老公没想到,这件事母亲也参与了。婆婆一直哭,喊着千错万错啊,一切都怪她这个老婆子好了。原来,最初阿柳和丈夫决定去接收人工授精的时候。婆婆做通了大儿子的思想工作,又跑来来找小儿媳。说,“外面的种毕竟是外面的种,还是家里人好啊,好歹都是亲戚。毕竟将来也是要用自家的钱,养育自家的骨血啊。又不是你与孩子大伯通奸留下的种,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医院里不都那啥,人工授精吗。没有什么难为情的……”

起初阿柳还犹豫,顾虑重重不太愿意。最后没想到婆婆居然跪下了,哀求说,你难道就想眼睁睁的看着你丈夫没后吗?要是你怀了精子库里的种,那不是和外人生养没什么两样吗?你大哥和你老公是亲兄弟啊,也是咱家的男丁。怀外人的种,为什么不生养自己的骨血啊?……婆婆一边说就一边老泪纵横,最后阿柳也就只好答应了。后来阿柳老公的大哥与那一家医院做了交涉,三个人对阿柳老公全程都守口如瓶。阿柳也签了字。本以为这事儿就翻篇了,却不想后来孩子越长越像。可这是自然规律啊,谁也遮盖不过去的。

阿柳的丈夫听到这里,觉得自己傻透了。自己竟然是最后一个知情的人。这么久以来一直蒙在鼓里!一家人合伙儿都在骗他?!阿柳的婆婆帮着说话,你知道吗,你媳妇是爱你啊,她要是不在意你才不会这样啊,她受了多少委屈啊……这话,他显然还是听不下去了,一气之下直接砸门而去。

孩子在睡房里,被前前后后的摔砸声已经吵了个半醒。终于被最后一声巨大的摔门声惊醒,然后开始大声啼哭。阿柳赶紧跑去忙着哄孩子。婆婆担心儿子却又追不上去。回过头,她也只能一边叹息一边帮忙收拾客厅的残渣碎片。

阿柳老公在外面拨通了哥们儿的电话,一改刚才阴霾的脸色,电话里玩笑说,“我今天掐指一算,你五行缺串啊,走一个?咱们去*街的青岛渔乡烤串、喝大酒啊,走起吧?”很快,两人就在约定的餐馆聚了头。

阿柳的老公心怀痛事,嘴上不讲,串没怎么吃,咕咚咚白酒却下肚不少。哥们儿也不傻,看出点儿端倪。问,怎么着,跟嫂子吵架啦?不提倒好,一提他更来气。阿柳老公抱怨说,何止你嫂子,连我妈都参与其中!家丑不想外传,阿柳老公犹豫再犹豫,话还是往肚子里吞下去了。

哥们儿看他笑了起来,开始说落他,“说别人我倒也算了,阿柳对你多好,你自己还不知道?从在学校那会儿,给你占座位,图书馆帮你抄资料,现在你每天公司里带的午饭盒,里面不都是她给准备的?结婚了以后你小子事业蒸蒸日上,她还那么持家,多给你省啊?大伙儿有谁对她评价不好的?那段时间你从医院回来那么消沉,她还不是被你要离婚的言论给气个半死?你也是嘴上硬,说是舍得、舍得,我看大伙儿聚时间一长了,你每次都挺惦记要早回家的,媳妇儿你自己心里疼着呢……哈哈。”

阿柳老公已经记不得哥们儿最后说了些什么,七荤八素的也忘记自己灌了自己多少。后来只觉得晕头转向,很是想家。想回家,想看小宝。迷蒙中想起自己母亲那番话,他觉得可气、可恨又无可奈何。大哥以后怎么看小宝?自己以后怎么看小宝?要是以后小宝和大哥太亲了怎么办……他越想越多,虽然知道自己错怪了媳妇儿,但是被哥们儿扶着回家,模模糊糊看见阿柳迎上来的身影,一个抱歉都说不出口,就直接在沙发上昏睡了过去。

阿柳等到老公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她梨花带雨地表了半天忠心,说自己绝对和大哥没有半点关系。婆婆也在一旁说,最初都怪她,是她软硬兼施地求儿媳妇,最终促成这件事的。但是因为是人工授精,所以儿媳妇确实和大儿子没有任何事情。婆婆特别认真的给儿子说,这么好的媳妇,要不是爱你,早就因病弃你而去了。你们两人一路相伴走到这个时期,很不容易啊,儿子,要珍惜啊。现在小宝好歹也是咱们自家的骨血,没有生养外姓人,也是一件好事啊……

阿柳老公看着自己母亲的一脸愧疚,又看着媳妇儿忐忑又委屈的神情,想想也罢了。都怪自己没用,怨谁呢?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媳妇没有对不起他,生养的孩子来源于大哥的“赞助”,怎么想,也像是一种命运。或许也是另一种幸运吧?而且这种事在老母亲的央求下,也怪不得心软的媳妇儿,自己被大家欺骗的气愤,都无端撒气给她也确实没有必要。想着想着,自己也想通了。只是担心的……将来小宝,会不会与大哥太亲呢?婆婆似乎是明眼人,一下看出儿子的纠结与顾虑。

婆婆说,儿子,你放一万个心好了。小宝是你自己的,谁都带不走。长得像你也罢,像你大哥也罢,还不都是咱老王家的人?你跟你大哥……不是也得像你爹?一样的血脉传承。再说了,我们将来不说,你大哥不说,你就是小宝真真切切的爹。即使将来小宝知道了,他的亲生父亲是大伯,这也是自家人。从小是你带大他的,自然跟你亲。这个谁都不能替换。阿柳的老公听着这番话,心头也觉得顺了很多。

这件事也以为就到此为止了。后来国家开始有了二胎政策,阿柳的老公还在寻思自己这种无精、少精症……难道就真的没得救了吗?他心里开始疯狂地长草,万一,万一呢?要是能给小宝生个伴儿,多个弟弟或妹妹,也是一桩美事吧。阿柳也满心赞同,只是担忧这病能不能治愈是个问题。

后来在朋友推介下,阿柳老公来了我们医院。经历各种辗转之后,阿柳老公被医生要求先做测试。测试的结果居然发现,他根本不是所谓的无精、少精症。一家人又震惊了。阿柳老公居然是完全正常的。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一家人觉得惊喜的同时又有点愤怒,之前那两家医院明明监测是少精甚至无精症的。不过……阿柳也确实迟迟一直没怀上啊。

后来男科大夫解释说,生活中本身就有许多因素,可能会让精子的存活情况有所波动。如情绪、压力和环境其他因素,甚至餐饮习性。促发男性精液过少的因素十分复杂,有些可能是因为精囊炎或前列腺炎促发,两腺有炎症时,精液分解会消减,这样也会导致射精时精液不能百分百排出。

至于其它的,男性过多的性活动、精神紧张、被惊吓、摄取有害成分等原因,都可能导致精液的贮存缺乏而致精液过少。甚至有不少在大学期间习惯于自我“娱乐”的男士,在步入婚姻生活后,不少人发现自己患了少精症……不过话说回来,正常男性被某些医院误判为少精甚至无精症的,也不在少数。这也与顶尖仪器的精确操作、医生的专业经验有关。

男科的大夫很快又被这一家人围拢,问及“既然正常,怎么媳妇儿也一直没怀上呢?”大夫又笑了,怀孕的事儿也和中彩票一样啊。男女都要契合,精子、卵子相遇的时机各方面都得要到位。有谁又能说得那么准呢?有的夫妻,连续好几年都怀不上。双方一切正常。两人检测不出任何问题,遗憾离婚后,各自又再组建家庭,却很快先后都有了孩子。这种事儿,没人说得准。只能靠玄而又玄的东西——缘分。

听到这里,阿柳的老公也总算觉得心底放下了一块石头。夫妻二人回归了正常的生活,计划将来就随缘要个二胎吧。能有,是好运。没有,是命。不强求了。对于这件事儿,陈院长后来玩笑说,你们如果一切正常却总契合不了受精卵的这事儿,又要掌控自己的命运、按计划时间内生养二胎的话,也可以在我们这儿再做人工授精。反正……现在不是少精、无精症的话,一切都好办。是的话,经过治疗也好办。一番有内容的话,说得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哈哈大笑。

阿柳老公的大哥,抽空也会过来走动走动。因为常年在外地跑车,只要在本城的时候,他也会过来逗逗小宝。兄弟俩一起看着小宝的时候,心头倒也别有一番复杂的滋味。小宝因为常年和阿柳夫妻在一起,还是比较粘妈妈的,有时候也会搂住爸爸的脖子撒娇。而对于大伯这位亲生父亲,虽然眉宇间越长越像,但被陌生些的大伯强行抱抱,小宝还是要哭闹的。因为挺认生。阿柳夫妇每逢看到这一番趣味场景,倒也要笑上半天。

日子一天天过去,阿柳觉得也许“借精生子”的这一篇就此翻过去了。不想,某天的下午从外地传来了噩耗。阿柳老公的大哥在外地出车的时候,高速路上出了意外事故。司机,即这位大哥,小宝的亲生父亲于当场丧命。在一家人陷入哀痛的时候,婆婆流着泪说了一句话,还好有小宝在。怎么着,你大哥也算是有后了。这是人算不如天算哪!当时气氛死寂一样的沉默。阿柳老公低头抚弄小宝,一言不发。阿柳总在抹眼泪,小宝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大人的神情,感受这怪异的气氛……憋着嘴抽了半天,一个没忍住又啼哭起来。

一人离开,总有一人到来。阿柳发现自己怀孕了。丈夫在沉痛缅怀大哥的同时,又算平添了不少欣喜。两个人的结晶,终于即将来到这个世界上。经历了那么多,这一天是多么不容易。有时候不在于生男生女,不在于生或不生,而在于陪伴在你身边的人是谁。你们是否相濡与沫,是否举案齐眉,是否不离不弃要共度一生?

婆婆悲喜交加,她一边絮絮叨叨地念着大儿子的生平,一边又开始为小儿媳里外操持。婆婆这个老人家倒是很信轮回,她说,当时给大儿子烧纸的时候就总念叨,说,儿啊,哪里投生,都不如再回自己家。咱们老王家的门永远为你敞着,想来,就再回来吧。所以,当阿柳一怀孕的时候,婆婆就斩钉截铁说,这肯定还是个男胎。不过这里面,究竟“是”与“不是”,我们就不好论断了。在此,不论。当阿柳再度来我们医院开始进行产检的时候,在她丈夫陪同下,与陈院长挺感慨地聊起了许多。

后来阿柳开始建立孕妇档案,约定给胎儿进行遗传病的筛查,又报名了一系列的孕妇课堂班……陈院长在听说了老王家前前后后这些事迹后,心底还挺感慨的。他对我说,你看,这种事情,既算是你的孩子,可也不算是你的孩子。可也多亏了有这个孩子,那个跑运输的不幸男人,至少也算在人间留了个念想。是不是?我点头,说,对。这也绝对算是个经典的事件了,我肯定会记录下来。

人生苦短,一家人无缘不聚。男女或许总有爱恨交织,世事却又变故无常。或许,陪伴便是彼此最长情的告白。老天好像也有一双澄亮的眼,你若不离不弃,便让爱侣与你共创奇迹。哥哥遗下的孩子,你将视若己出、抚养成人。自己的孩子,也在千呼万唤中即将来临。还需要强求什么?此一生这般,便已安稳。携手相伴,静享岁月安好。人有时候,总以为自己在做一个个选择。但蓦然回首,或许发现,原来不过都是在顺应天意而已。

  • 本文禁止用于商业用途,转载需注名出处和作者,否则追究其法律责任!

  • 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让您明明白白看疾病,不走弯路。我们只做该做的检查,不做没有意义的检查;我们踏踏实实治病,绝无欺诈行为;我们不夸大病情,我们只想给您提供真正的、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预约咨询电话010-67537758/67537768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南路36号
    乘车路线见http://www.xjat.com/hyfc/11340.html

  • 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以习惯性流产诊疗国际专利为依托,完整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标准建立的。
    专题:习惯性流产|不孕症|石女| 宫外孕|输卵管不通|盆腔粘连|闭经|多囊卵巢|卵巢囊肿| 卵巢早衰|阴道炎|阴道松

    宫颈糜烂|宫颈松| 腺肌症|子宫畸形|子宫肌瘤|子宫纵隔|子宫内膜异位| 子宫脱垂|宫腔粘连|子宫内膜息肉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 京ICP备15056463号-1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嘉园路星河苑一号院18号楼 邮政编码:100080
    电话:010-67537758/68 网址:www.xjat.com
    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否则追究侵权责任。